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动态 > 正文
刘建军:大国崛起对爱国主义的影响
2017-07-17 10:21:14
【内容提要】当代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必将对我们的爱国主义思想情感和社会行为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崛起的客观趋势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具有更强大的情感动力和更广泛的民意基础;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困难和阻碍也会极大地激发中国人的忧患意识和奋斗精神,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产生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意志;中国崛起的全球背景和全球效应极大地开阔了中国人的眼界和胸怀,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更加开放和具有国际担当;崛起后的中国将更加自信,将会在“四个自信”基础上产生更加大度包容的爱国心态,并将形成一种更加成熟和自觉的爱国主义及其教育的新模式。

一个国家的爱国主义,包括中国的爱国主义,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受社会大背景和大事件的影响,这些因素包括经济全球化趋势、市场化改革和经济转型、国家崛起特别是大国崛起、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展等。我国学界的相关研究大多集中在经济全球化对爱国主义的影响上,而对其他几个方面特别是大国崛起的爱国主义效应关注不够。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一个大国的崛起会对世界格局和国际形势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会对包括自身在内的诸多国家产生影响。历史上曾有过多次大国崛起,都对不同国家的民众心理包括爱国心理产生过重大影响。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这些无疑都需要加以系统的梳理和比较研究,并且是一项系统工作和长期任务。本文不拟研究一般的大国崛起对各国爱国主义的影响,而只是站在当代中国的立场上,考察中国崛起对当代中国的爱困主义的影响。

一、中国崛起的客观趋势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具有了更强大的情感动力和更广泛的民意基础

当代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已经成为一种客观的趋势。新中国的成立使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登上世界政治舞台,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我国的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呈现出迅猛崛起的壮观景象。我国的经济总量连续超越多个强国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与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差距不断缩小,甚至有人断言中国一定能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科技正大步迈向世界前沿,有的已经处于引领地位。在经济和科技力量提升的基础上,我国军力也大幅提升,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所有这些都清楚地表明了中国崛起的客观趋势。

中国崛起的客观趋势表现为一种显而易见的经验事实,它不仅体现在经济学者和其他领域专家的数据分析中,而且更直接地被普通百姓亲身感受到。这种感受非常明显,并具有相当的冲击力,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爱国热情,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

首先,中国人亲身感受到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这种提高体现在实际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物质生活方面的改善是非常明显的。几千年来,中华民族虽然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但由于自然经济的局限、人口众多、社会分化、经常性社会动荡以及外来入侵,广大人民群众时常过着温饱没有保障的生活。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的开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由于国外封锁和我们在探索中出现失误等原因,温饱问题也没有真正解决。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我国的物质财富迅猛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可以说,改革开放后中国才真正在历史上第一次彻底解决了国人的温饱问题,人民生活已在全体规模上达到了小康水平。这种来自物质生活的安全感和自信力可以说是一种坚实的心理基础,其他一切心理变化都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

其次,中国的建设成就体现为一些标志性的巨型工程,十分直观和震撼。中国的经济建设成就是一个整体,包括若干方面。其中一些巨大的工程给人以极为深刻的印象,令人十分震撼。比如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迅速改变着城市天际线;速度和里程都居世界第一的高铁,其穿山越岭的神姿总是令人神往;一座座现代化大桥不仅跨越峡谷和江河,而且跨越大海。即使只是想象一下在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上驾车疾驰,也似乎能感受到迎面扑来的强劲海风。还有乘风破浪的航空母舰“辽宁号”,满载着中国人千百年来的梦想驶向蓝色海洋。还有不断实现新跨越的中国航天,把人类第一颗量子卫星送入太空……中国崛起,不仅是普通百姓的幸福生活,更是中国人“星辰大海”梦想的实现。这个梦想第一次如此真切地展现在中国人的眼前,这怎能不令每一个中国人激动不已?

最后,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是一个古老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过程,释放了百余年来中国人的心理压抑,爆发出巨大的民族自豪感。古代的中国曾长期位居世界前列,但近代以后其国力日益衰落,逐步跌落到受人凌辱的谷底。尽管有许多中国人坚信自己民族有能力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坚信自己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具有优势,但残酷的现实使很多中国人对国家未来失去信心,形成了崇洋媚外的心理。每一位国人都渴望有一天中国能重新站起来,成为世界强国,走在世界前列。新中国的成立带来了崭新的气象,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和自豪感得到了释放,人们的自信心不断增强。但后来新中国的建设事业遭遇重大挫折,当我们打开国门再次看世界时,西方国家的发达和繁荣令我们充满紧迫感。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显现,中国崛起日益明显,国人长期的压抑感得到极大的释放,甚至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和舒畅感。这是爱国主义的深刻的高峰体验。

总之,中国的崛起激发了国人强大的爱国热情,为爱国主义提供了强大的情感动力。同时,中国崛起也扩大了爱国主义的民意基础,爱国不再被看作一种宣传和要求,而成为一种自发兴起的力量。

二、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困难和障碍能极大地激发中国人的忧患意识和斗争意志,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具有一往无前的奋斗精神

中国的崛起虽然是一个事实,但还只是一个进行中的事实。因为崛起还没有完成,目前还处在崛起的过程中。趋势是明确的,但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可以预料,这个过程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各种困难和挑战。而这些困难和挑战不仅不会使中国人民气馁,反而会激发大家的奋斗意志。

首先,崛起并不是一个自发的过程,而是通过极大努力才能实现的。崛起是一个爬坡的过程,是一个向上攀登的过程,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只要还没有到达山顶,就绝不能有丝毫松懈。而且,登山的经验告诉我们:越是接近最后的目标,攀登就越加艰难。但既已达到这样的高度,就决不能功亏一篑。我们必须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的成功。这种坚持的精神,这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精神,就是一种建设国家的爱国精神。

其次,崛起的过程中会遇到来自内部的困难和挑战。事实上,我们也已经遇到了来自经济领域和经济发展方式方面的严峻挑战。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并不仅仅是一种自发的量的不断扩张的过程,更是一个经济发展方式从低级向高级转换的过程。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国是从一种粗放型的发展方式起步的,这一发展方式也曾支撑了我国数年来的高速发展。但是,这种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现在已经遇到了瓶颈。我们必须把经济发展方式转移到创新驱动上来。这个过程无疑是十分困难的,面临着多方面的巨大压力,特别是能源和环境压力越来越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既要发展经济,又要改善环境,还要转换发展方式。多重困难聚合在一起,解决起来十分棘手。除了经济上的困难外,社会其他各个领域中也都存在许多尖锐的矛盾和问题,特别是在社会安定、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等方面都面临许多内部的挑战,直接影响着我们能否实现崛起。但是所有这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困难并不能使我们放弃,而是更能激发我们克服困难的勇气,激发我们的忧患意识和创新精神,激发我们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的勇气。这种勇气、意识和精神中就包含着可贵的爱国主义。

最后,我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会遇到来自外部的挑战和遏制。中国崛起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和改变世界的格局,引起各种反响。在当今世界,有人欢迎中国的崛起,有人则惧怕中国的崛起,还有人千方百计地阻碍中国的崛起,特别是超级大国和强国的遏制,这种危险是绝不能低估的。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应对这种挑战,克服挑战带来的困难,中国崛起就有可能受到外部势力的扼杀。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但这些压力和挑战压不倒我们,这种危险也吓不住我们。它不仅不会使我们放弃目标,反而会激发我们的奋斗精神和斗争意志。这种精神和意志也是爱国主义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索。爱国主义精神包含丰富的内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奋斗和斗争。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我们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就要求我们具备这种斗争精神。

总之,崛起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并不会让中国人放弃爱国,恰恰相反,它更加激发了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和奋斗精神。

三、中国崛起的全球背景和全球效应极大地开阔了中国人的眼界和胸怀,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更加开放和具有国际担当

爱国,有一个眼界和胸怀的问题。爱国主义的发展过程,也往往表现为一个眼界和胸怀不断开阔的过程。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爱国主义的这种变化。以往,我们通常是就中国谈中国,特别是普通群众较少以国际视野和通过国际比较来看待中国问题。这一方面是由于过去我国作为一个影响力较小的国家并未登上世界中心舞台,因此我们更加专注于发展经济和解决国家内部的问题;同时也是由于我国历史上曾经长期闭关锁国,新中国成立初期又受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封锁,这些都限制了我们的眼界。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特别是中国积极融人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我们的眼界打开了,我们的爱国主义具有了国际化视野。

中国崛起是在全球化进程中实现的,是在我们投身经济全球化并搏击全球化风浪的过程中实现的。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它冲击了国人的爱国主义;但另一方面,这种冲击打开了国人视野,使爱国主义具有了国际化内涵,从而实现了爱国主义的升级。

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并不在于“闷头发大财”,而是要担当起与国力相当的国际责任。特别是对一个大国来说,就更是如此。承担国际责任也是国家利益的一部分,也是爱国主义的新内容。在当代条件下的爱国主义应当是开放的,是具有国际视野和胸襟的,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国来说。大国国民的爱国主义与小国国民既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受自然地理条件和历史因素影响,大国国民可能具有更多的世界意识。中国自古以来就以“中央之国”自居,具有“天下”意识和“天下”胸怀。当我们作为弱国为自身生存而奋斗时,不太会想到国际责任;而当我们站上世界中心舞台时,我们就应该有更大的国际担当。这样的意识,也是普通百姓所能理解和赞同的。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一再提出和强调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当然已经不只是某一个国家,而是包括世界上各个国家在内的共同体。这样一个重大的战略思想,突破了以往爱国主义的视野,具有了世界主义和国际主义的追求。但这并不是取消爱国主义,并不是用世界主义取代爱国主义,而是扩展和提升了爱国主义,便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具有了某种国际主义的意蕴。因此,应该把“国际主义”这样的概念也使用起来,并且要对其加以必要的改造,使其对爱国主义起到补充和平衡的作用。

我们传统使用的“国际主义”概念具有社会主义内涵和属性,是与社会主义事业的国际性联系在一起的。改革开放以来,这个概念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也是因为我们需要突出强调社会主义的中国特色,强调社会主义的爱国主义,应该说这是有益的。但是,从更高的层面来看,爱国主义本来就应该是与国际主义相联系的概念,它们是相互规定、相互制约、相辅相成的。如果只讲爱国主义而不讲国际主义,或反过来只讲国际主义而不讲爱国主义,都是不完全的,而且如果过分突出其中一个方面也会产生负面作用。当我们在社会主义低潮中为了自己坚持的制度而拼搏和挣扎时,我们可以主要强调爱国主义,暂时放下国际主义;但当我们走向崛起、走向辉煌时,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把与社会主义相结合的国际主义重新拾起来。我们可以为“国际主义”概念充实世界主义的内容,但没有必要去除其中的社会主义含义。事实上,随着近年来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出现许多问题,随着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出现一系列危机,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也在逐渐复苏,特别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本身就包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复兴的意蕴。因此,在这样的时机我们再次提出国际主义的问题,正当其时。

四、崛起后的中国将更加自信,会在“四个自信”基础上产生更加大度包容的爱国心态,并将形成一种更加成熟和自觉的爱国主义及其教育的新模式

国家崛起对爱国主义的影响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全面的,它会带来爱国模式的转变。爱国模式或爱国主义模式是对一个时代或时期的人们的爱国特征的总体性概括。它既包括爱国者的认知和情感模式,也包括爱国者的行为模式;既包括爱国心理和行为的形成模式,也包括爱国心理和行为的表达和释放模式;甚至还包括那个时期的爱国教育模式,以及人们接受这种教育的模式。

尽管爱国模式是综合的,但它可以有集中的体现,即国人的爱国心态。这种心态既是个体的,也是群体的,体现了一定时期的人们对国家的感知,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现实境遇和命运。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过去的爱国模式可以说是一种“苦难式的爱国”或者“悲情式的爱国”。因为以往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是弱者,在国际事务中没有发言权,而且受到列强欺凌。作为受害者,国人缺少安全感,充满自卑感、屈辱感、压抑感。这样的受害者心理使国人对自己的尊严格外敏感,生怕自身的安全和价值再次失去,从而体现出一种守护型的爱国心态,也可以说是一种反对型的爱国心态,强烈反抗,易冲动,感情激烈而有时狭隘,有一定的仇视心理和报复冲动。国家的苦难使人们更加敏感、更加强烈地爱国,正因为如此才能使国家在危难中免于灭亡。但是,尽管如此,这样的爱国心态毕竟还不是一种常态,有其历史局限性。

随着国家的崛起,中国不仅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还成为强者。中国不仅是国际社会中的平等一员,而且正走向世界政治的中心舞台,在国际社会治理中提出中国方案。这样,我们自然会更加自信、更加稳重、更加平和,更具有世界关怀和包容性。总之,我们的爱国心理和行为将更加成熟,不再咄咄逼人,而是平和淡定。这不是爱国情感的淡化,不是激情和敏感意识的减弱,而是民族自信深入内心和骨髓的体现。看看一些发达国家的人们特别是青少年就会发现,他们似乎不像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青少年那样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难道国家发达了,人们就不爱国了吗?当然不是。这其实是人们对国家安全和实力高度信任的一种状态,是另一种心态下的爱国表现。这是合乎规律的现象。

要想更加开放,就有必要在心理上“脱敏”,逐步摆脱那种对外国过于敏感和不信任的心理,以客观的眼光和态度来看待问题。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贸易摩擦经常发生。以前我们往往将其提升到国家核心利益和爱国主义的高度去看待,只要稍有风吹草动,马上就情绪激昂。现在我们要认识到此类贸易摩擦是常态,应将其视为贸易领域中的正常事务去处理,通过正常的国际途径去实现我方的利益。先要“脱敏”才会有更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

总之,崛起后的中国需要爱国主义的转型,需要从“苦难而悲情的爱国主义模式”转向一种“自信而大度的爱国主义模式”。当前,虽然中国的崛起还远没有完成,但是在崛起的过程中,我们就应该开始考虑爱国和爱国教育模式的转变,向着更加自信、更加开放、更加宽容和包容的方向转变。不但要保障自己的利益,也要尊重他国的利益;不但要弘扬自己的爱国主义,也要尊重别国的爱国主义。在国与国之间,在不同国家的爱国主义之间,实现互动和协调,从而在国际事务中更加游刃有余。

另外,中国崛起也会引起周边小国和其他国家的警惕,担心中国对外扩张,欺负小国、弱国。在这方面,要对国内的爱国言行进行更多更自觉的引导和克制,约束自我,逐步化解历史积怨,不使爱国走向复仇。中国强大以后会不会报复,会不会摘强权和霸权?这是许多国家关心的事情。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国际场合一再表示,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当然,一个国家的走向不仅取决于国家的决策者,也取决于大多数国民的心理状态。国民的爱国心态会对国家的未来走向产生影响,因此,我们应该有更加自觉的爱国心态,自觉地克制和约束民族主义心理和情绪,不给“中国威胁论”提供借口。